菜单导航

一个武汉红十字会志愿者的24小时

作者: 汪新 发布时间: 2020年02月01日 17:24:44

  原标题:一个武汉红十字会志愿者的24小时:接线员、爱心司机和搬运工

一个武汉红十字会志愿者的24小时

  经济观察网 见习记者 陈月芹 “等天佑武汉,就晚了。”1月30日凌晨1点,在电话另一头,武汉红十字会志愿者林闽泣不成声。

  再过7个小时,她将成为一名免费顺风车司机,在微信群里“接单”,接送医生前往医院。下午,她是接线员,负责接听武汉红十字会唯一一部对外手机。

  从1月23日武汉市新型肺炎防控指挥部发布第三号通告以来,武汉市红十字会11名工作人员全部取消年假,24小时在岗,还招募了数百名志愿者,24小时轮流加班。

  封城7天来,不断有武汉市民加入武汉红十字会接听电话组、接收物资组、物资储备组、物资发放组、后勤保障及志愿服务组5个小组。

  封城后,许多医护人员上下班通勤成困难,爱心人士韩雪号召近80名车主,组成善缘义助爱心车队,负责接送武汉市区各大医院医护人员。林闽既是武汉红十字会志愿者,同时也是爱心车队的成员。

  “我们始终坚信,武汉在慢慢变好,但这个过程不是等来的,是无数个捶心、崩溃,用汗用血甚至冒着生命危险一点一点换来的。”林闽哽咽着说。

  142个接线员的24小时

  自疫情发生以来,武汉红十字会对外公布的6个电话,包括5个座机和1部手机,每天24小时不间断地接收到来自全国各地、海外同胞的捐赠电话,但很多捐赠者仍反映电话占线。

  热心捐赠者除了告知工作人员捐赠信息外,还会询问捐款如何分配、武汉疫情情况、物资具体调配到哪里等问题,工作人员都要一一解答。

  目前,武汉红十字会已把座机数量增加到15部,手机号码分流到5部手机上,再加上5条海外线,一共25部电话同时接听。为了避免红十字会工作人员交叉感染,所有志愿者每天都需要测量体温,戴口罩,每人一个房间接听电话。

  25部电话,142个接线员,3班倒,24小时随时待命。

  林闽负责对外公布的唯一一个手机号码的接听,由于公众普遍觉得座机电话容易占线,无人接听,很多爱心人士首选拨打这一号码。她每天接听300-400个爱心电话,尽管她以最快的速度解答,但每天还是会留下几百个未接来电。

  “很多农民打来电话,要捐赠橘子、大白菜等农产品,我们都婉拒了。”林闽说,还有人提供特效药、祖传秘方,但目前武汉更需要是N95无阀门口罩、防护服、一次性医院外科口罩、防护面罩、护目镜、84消毒液、一次性消毒床罩、一次性医用帽、手术衣、医用乳胶手套、新型冠状病毒检测试剂盒等医疗防护用品。

  小件物资运送到红十字会捐赠大厅,由于红十字会场地有限,大批量物资会运送往汉阳区国际博览中心。接线员管园君告诉经济观察网,红十字会捐赠大厅已经放满了物资,现在在寻找合适的仓库,每天接收物资的仓库都不一样,需要及时告知捐赠者。

  如果遇到定向捐赠诉求,管园君会告诉捐赠者,提前联络好指定医院,在物资上备注好定向捐赠单位信息、联系人电话、捐赠明细及定向捐赠意向书。

  “这两天我们已经接收了一批口罩、消毒液、消毒器械等医疗物资,有些达不到医疗使用标准的,正在陆续派发给有需要的市民使用。”管园君表示,这几天大宗物资正在陆续接收,比如呼吸机、医疗防护服等,正在紧急调配发放给医院。

  除了捐赠电话,接线员们还会接收到各地医院的求助电话。“昨天凌晨3点,有个武汉市石化医院的医生打电话到红十字会来,特别着急地说,他们那边已经弹尽粮绝,急需划拨医疗设备和防护服。”由于志愿者并没有划拨物资权限,管园君只能迅速将诉求记录下来,上报给正式工作人员来解决。

  管园君表示,作为武汉市民,之前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一定要通过红十字会来统一接收捐赠,但那通电话后她似乎有了一点理解。“像同济、协和这种全国知名的大医院,能接收到来自全国的物资,但是像武汉石化医院这种地方性的、不太知名的医院,非武汉人听都没听过,更不会主动定向地向他们捐东西。”

  一个个电话背后是一个个爱心故事。“有一个云南的老伯打电话来,希望能到武汉帮帮忙。但武汉已经是最大的疫情区,我告诉他,您先把自己照顾好,武汉有我们在守护。”林闽说,那个老伯还说了一句话——“孩子别怕,我们都是一家人,武汉加油。”挂完电话,林闽抓了一把纸巾止住眼泪,不希望渗湿了口罩,又开始接听下一个电话。

  爱心车队抢单接送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