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光明时评:休舱了,志愿者们咋安排

作者: 汪新 发布时间: 2020年03月13日 15:30:09

  休舱了,志愿者们咋安排

  【光明时评】

  3月11日,随着最后一批病患痊愈出院,方舱医院也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全部休舱。但有媒体报道称,50多名在武汉汉阳体校方舱医院从事安保、保洁等工作的武汉本地志愿者,在近日结束志愿任务后,没人安排他们进行14天集中隔离,也不被允许继续回到原来的酒店住,等来的只有一纸“马上回家”的通知。但凡对此次防控举措有所了解的人都不难猜到结局:小区不让进。这批志愿者陷入两难境地。

  此次抗击疫情的志愿者招募,有一部分是由政府直接招募,还有的是通过中介公司招聘。相关报道也提到,具有国资背景的当地人力资源公司会将劳务外包给第三方。此次陷入困境的志愿者正属于后者。面对回不去家,隔离点没法去的尴尬。志愿者与招募公司沟通,对方提出志愿者自24号起没进舱,相当于已经完成自我隔离。但事实是,虽然没进舱,但志愿者一直在污染区工作。在媒体记者的采访中,武汉市汉阳区新冠肺炎防控指挥部工作人员也明确表示,“应按照防疫要求,进行集中隔离观察”。

  问题来了。如果认为这批志愿者应该进行集中隔离观察,为何下发“马上回家”通知书?当初与招募公司的劳务派遣合同中是否包括志愿服务结束后集中隔离的酒店住宿费用?如果包括,招募公司如此急吼吼地将志愿者赶出住宿酒店,严重点说是否涉嫌克扣呢?而且,新闻报道中所述志愿者遭遇多个部门“踢皮球”的情况,也很难将其解释为工作衔接疏漏的问题。

  志愿者虽然是主动志愿承担公共责任,不求回报、不计报酬,但这并不意味着志愿者不享有基本权利。其中就包括获得参加志愿服务必要的物质保障和安全保障的权利,为他们提供必要的防护用品、安排事后的集中隔离观察均应属于此列。当志愿者的权利得不到保障,应提供相应的救济渠道,不能让问题和权利总是悬而不决。眼下来看,方舱志愿者即将踏上没有目的地的“囧途”,这不仅与当前疫情防控的要求不相符,而且同类个案处理不当,还容易在社会上形成“好人流汗又流泪”的刻板印象,这将有损不断凝聚起来的社会正气,也会侵蚀历经多年才累积起来的志愿者事业。

  在防控疫情阻击战中,广大志愿者真诚奉献、不辞辛劳,为疫情防控作出了重大贡献。他们一腔热血投身其中,说得最多的两个字是“责任”,谈得最少的两个字是“回报”。对于这万钧重的奉献和善意,唯有扎实的制度保障和绵密的人文关怀能够接得住。

  “志愿者去哪儿?”希望有关部门能尽快将问号拉直,更希望问号再也不见。

上一篇:值守社区的“洋志愿者”

下一篇:没有了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