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疫情发生后厦门公交“小黄帽”志愿者的“请战

作者: 汪新 发布时间: 2020年03月11日 23:17:18

  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让城市陷入了短暂的沉寂,街道空了,路上人少了,灯光黯淡了。

  你所不知的角落里,却比往日里还要喧嚣:小区门口24小时的防疫点、高速公路路口的防疫站、火车站前驻守的保障车队、一趟趟不停歇公交车、一个个头戴“小黄帽”的身影……

  无需过多言语,温暖依旧顺着每一条街道流动,流向每一个细微之处———我们看到,一些人为它挺身而出,一些人将它坚定守护……无法冲上一线,他们依然用着自己的方式铸就“爱心厦门”。

  因为有了他们,这座城市不会失去温度。

  所有的暖意正在汇聚,等待着春天来临的那一刻。

  镜头一

  劝别人少出门

  自己却“闲不住”

疫情发生后厦门公交“小黄帽”志愿者的“请战

叶拥军在检查来往车辆的后备厢。

  每日清晨,129路公交司机、小黄帽志愿者叶拥军吃过早饭后,就匆匆出门了。这天,他又来到厦港街道博物馆附近驻点,为来往的市民测量体温、做登记。

  虽然劝别人少出门,但叶拥军自己却“闲不住”———上午做志愿,下午到晚上做本职工作。十多天来,几乎每个上午他都“泡”在社区里。午饭后,他又马不停蹄地赶往五通泥金公交场站发车,一直忙碌到晚上12点,到家已接近凌晨1点。

  “老叶,你一天到晚的,不累吗?”得知叶拥军的本职工作是公交驾驶员,社区人员都有些意外。“不累、不累,习惯了。”叶拥军总是笑笑,并不多言。鲜有人知道,他是志愿达人,曾登上过厦门小黄帽文明交通志愿服务联盟的积分榜榜首。家人评价他:不是在工作的路上,就是在做志愿的路上。

  “疫情发生之后,我想着我也能做些什么就好了。”在社区做防疫,叶拥军觉得这是他力所能及的事情。

  几天前,发生了一件令他感到后怕的事情。当时,叶拥军为一辆微型货车的驾驶员进行体温检测,按照规定,要检查后备箱,然而当他示意对方打开时,司机却称后备厢没有人,拒绝打开。在叶拥军坚持下,司机只能妥协,可后备厢打开的一瞬间,所有人都吃了一惊———车内竟藏着一男一女。

  “我做了登记,核实了两人的身份信息,并把情况上报给社区。”叶拥军说,还好最后是虚惊一场,对方并非来自疫区。不过此事过后,叶拥军更谨慎了,“别看测体温是件小事,不能放过一丝一毫的细节,否则有可能会有漏网之鱼”。

  镜头二

    “我退休了,派我去吧!”

  19日上午,在厦门高速路口,小黄帽志愿者汪巧云扶了扶口罩。这几天,天气有些寒冷,她穿了5件衣服依然瑟瑟发抖。

疫情发生后厦门公交“小黄帽”志愿者的“请战

汪巧云在高速公路口执勤。左林 摄

  为了支援高速公路口的防疫工作,这周起,20多名“小黄帽党员青年突击队”队员被分配在厦门、同安、翔安、杏林4个高速路口,因为路途遥远,大多数人清晨6点就要出发集合,赶在8点前“上岗”,每天轮班8个小时。

  “我已经退休了,时间比较多,派我去吧!”上周,看到群里征集支援高速公路口的消息后,汪巧云毫不犹豫报名。30多名报名者中,20多名入选,汪巧云就是其中之一,她曾是海沧公交807路公交驾驶员,去年8月正式退休。虽然离开了岗位,她依然对公交行业恋恋不舍,身为小黄帽的一员,时常一起参与志愿。

  到达现场后,高速公路的防疫任务比汪巧云想象中更重。在各个高速路口,志愿者和执法单位各有分工,有人负责拦车,有人负责引导车流,有人负责测体温,还有人负责指导在i厦门上登记信息。随着复工潮到来,车流量明显增多,工作量也与日俱增。

  为了让车辆尽快通关,除去吃饭、喝水、上厕所的时间,志愿者们几乎一步也走不开。

  “讲实话,真的累,但是我们的到来,减轻了交通执法人员的工作压力。”做志愿忙碌,汪巧云却感觉到踏实和快乐。每次执勤完后,大家坐在返程的车内,往往禁不住困意,摇头晃脑沉沉睡去。

  得知她在高速公路口执勤,家人虽然有些担心,但依然支持她的决定,时不时提醒她注意交通安全和自我防护。

  镜头三

    任务一发布收到6则“请战书”

疫情发生后厦门公交“小黄帽”志愿者的“请战

黄云长在做运输保障任务。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