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武汉红会志愿者:红会机制陈旧 统计只有一名会计做

作者: 汪新 发布时间: 2020年02月24日 19:13:56

(原标题:口述|武汉“红会”志愿者:我所了解的“红会”抗疫行动)

在“封城”抗疫一周后,武汉市多个定点医院物资告急。1月31日晚《新闻1+1》节目中,白岩松连线武汉市市委书记马国强,对方称“目前所有医用物资处于‘紧平衡’状态,就协和医院来说,可能现在还有,不能保证两个小时以后还有没有?三个小时以后有没有?”

承担捐赠物资接收和发放的红十字会也成为了关注焦点。1月30日,在辟谣从未向某医疗队收取捐赠服务费后,武汉市红十字会再度辟谣网上“山东寿光援助武汉350吨蔬菜,武汉市红十字通过超市低价售卖”的传闻,称从未接收任何单位、任何个人捐赠的“寿光蔬菜”,更没有参与该批蔬菜的分配、售卖。

武汉红会志愿者:物资出库由卫建委调度 红会只执行

武汉红十字会关于“售卖寿光蔬菜”的申明

身处舆论漩涡,1月31日,武汉市红十字会专职副会长陈耘接收《长江日报》采访时坦承,面对疫情,预料不及准备不足,每天接收的物资量巨大,仅仅靠市红十字会的力量无法保证高效和迅速。之后迅速招募了志愿者,并每天总结问题及时调整。

韩雪是武汉红十字会“外援”的志愿者负责人。武汉“封城”后,她发出倡议书召集志愿者,辅助武汉市红十字会的话务和物资运输工作等,也因此与红十字会有了近距离接触的机会。

以下为韩雪的口述:

1月23号上午10点武汉“封城”,市内公共交通停运,抗疫一线的医护人员出行成了问题。我和善缘义助基金会的秘书长商量,要不我们发动善友用私家车接送医护人员出行。

从湖北日报,楚天都市报等媒体为雅安地震发起捐款,我就率先响应成立了善缘义助基金会,我担任会长。基金会是在武汉市慈善总会下面,已经做了11年。

23号白天我就写了一封倡议书,倡议有私家车的市民志愿接送医护人员上下班。善友们转发出去组建了10多个微信群,30号那天就有4000多个志愿者响应。

武汉红会志愿者:物资出库由卫建委调度 红会只执行

私家车主志愿接送医护人员,并运送物资到医院。受访者供图

卫健委的领导刚好在武汉市红十字会视察工作,看到我转在朋友圈的倡议书,就给我打电话,问能不能组织些志愿者到武汉市红十字会接听电话?这边很缺志愿者。我接到消息,立刻把志愿者招募的需求放到了群里,几分钟内就有十多个志愿者响应。当天晚上我带着9个志愿者到红十字会接听电话。

武汉市红十字会有11个工作人员,志愿者上岗后对外公布了17部电话,从大年三十开始志愿者分早班,中班,晚班,三班倒每天24小时确保有人接听,每个座机一天接听4000频次。 善缘义助接听组的志愿者们每天18人次倒班,累了趴在桌上睡,饿了吃方便面。从大年二十九,我带领第一批9名志愿者到岗,到现在我们话务组已经有143人了。

为什么武汉市红十字会向我们要志愿者,有两个原因。一方面是我们基金会比较早就通过接送医护人员上下班组建了志愿者团队,有些是老善友,还有一些是看到倡议书和微信二维码临时加入我们抗击疫情的。另一方面听红十字会提到过原有的志愿者队伍没有跟上。红十字会本身是应急组织,平时没发生紧急情况,比较安逸,临时面临严峻的疫情考验,进入备战状态也需要准备时间。

这是我第一次带领团队做志愿者来协助武汉市红十字会,抗击疫情人人有责,而且红十字会作为官方组织提出需求,我们也肯定会响应。

大年三十晚上,第一批援助武汉的物资送达了武汉市红十字会光谷的仓库,接近次日凌晨零点三十分,红十字会负责志愿者工作的主任给我打电话,“能不能找几个志愿者过来帮忙搬运物资?”时间很晚了,又赶上过年,我也不知道该和谁说,让谁过去帮忙,但在群里一说好几个志愿者立刻回消息说现在有空。

武汉红会志愿者:物资出库由卫建委调度 红会只执行

志愿者正在往车上装运医疗物资。来源:中央广电总台中国之声

初三的时候,我又去了武汉市红十字会办公室。志愿者在这边工作有三天了,可能会有些问题积压着,我想这可以协调沟通一下。话务组志愿者反映 “海外捐赠怎么进海关?外省捐赠物资车辆能否进入武汉?善款什么时间对外公布?”这些问题都是打电话咨询的高频问题。前几天一直没有统一答复,我就去和主任,红十字会工作人员一一讨论给出志愿者统一答复的样版,初四就给话务组和部分物资组的志愿者开了培训会。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