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留守在武汉的“洋志愿者”:我没有理由离开

作者: 汪新 发布时间: 2020年03月11日 05:33:11

  留守在武汉的“洋志愿者”

  当疫情发生时,有一群人选择走出家门去帮助他人。与当地志愿者相比,有一群人的相貌与众不同。他们有个共同的名字——武汉的“洋志愿者”。

  来自巴基斯坦的“超级志愿者”

  来自巴基斯坦的努曼是联想集团全球供应链新品导入测试工程师,在中国生活了10年,目前一家三口都在武汉。

  2月1日,努曼看到一则巴基斯坦准备支援武汉的新闻,他立即将新闻截图发给同事:“我有没有可能作为志愿者去帮帮忙、给他们当向导呢?”

  3天后,努曼加入了湖北省慈善总会的志愿者组织,经过培训后开始从事线上志愿者服务。这个团队共有83个人,努曼是唯一一位外国人。

  对于技术出身的努曼来说,区分各类捐赠物资、汇总表格、准备各种材料,并不容易。但因为会说中文、英文和乌尔都语,他有自己的强项。

  “努曼话不多,但很积极,最主要的是有恒心。”志愿者服务团队主管华紫秀说。

  华紫秀介绍,志愿服务的周期一般是两周,不少志愿者会因为个人工作、生活上的调整而逐渐退出,但努曼至今已满负荷工作了一个月,是团队里工作时间最长的志愿者之一。

  来自法国的“货运司机”

  “武汉的医护人员不是独自在奋战,他们背后是所有的中国人。”来自法国里昂的弗雷德里克·多梅克说。多梅克今年54岁,8年前随爱人来到武汉。

  1月26日,当朋友询问多梅克是否愿意加入志愿车队为医院与社区运输物资时,他立刻爽快地答应了。作为豹变支援车队的一员,他开着自己的车给医院运送消毒水、橡胶手套、防护服、饭菜,还帮社区运输蔬菜、日常生活用品。

  3月3日,得知武汉市中心医院后湖院区的医护人员在连续吃了一个多月的盒饭后胃口不佳,豹变支援车队决定自制30余份红烧肉为医护人员加餐。

  多梅克负责开车采购食材。由于语言不通,多梅克把手机拿在手中,通过翻译软件与人沟通。车队队员万斌说:“多梅克做事非常踏实,而且极其认真。他给我们的影响很大。”

  “武汉还有很多志愿服务团队,我们的车队就有7组人,此外还有很多市民去支援需要帮助的人群。大家为医护人员运送防护用品、医疗物资和食物。武汉人民士气很高昂。”多梅克说。

  1月底,法国政府开始从武汉撤离法国侨民,但多梅克与家人决定留在武汉。“我的妈妈、妻女都在武汉,我没有理由离开。”他说,“疫情发生后,中国采取了很多举措减少人员流动,相对隔离的环境对我们来说很安全。”

  来自加蓬的“分队长”

  奥宾是武汉理工大学土木工程系大三的学生,来自加蓬。校园实施封闭管理后,这位非洲大男孩立刻号召同学们组建了一支抗“疫”小分队。

  为了减少接触,校方决定用手机作为主要的通讯工具。手机、充电宝、口罩、消毒液,这四样东西构成了奥宾与他的小伙伴们的作战武器。

  除了为留在校内的学生分发医用物资、蔬菜粮食,小分队还协助宿管“师傅”为同学们测量体温、检查健康状况,帮助他们舒缓紧张情绪。“由于面包很难买到,我们还组织搭建了美食工坊。”奥宾说。

  谈及志愿工作中是否遇到过困难,奥宾表示:“隔离期间,我们和老师们一起充当起了同学们的‘眼’和‘耳’,虽然有时会感到孤独,但答应大家的事就要做到。”(记者龚哲、乐文婉、李伟)

热门标签